【鈎沈】金代“家常富貴”銘文鏡考

關寒

 
丹東新聞网 2021-02-02 09:39:47

2009年,丹東市直文物普查工作隊在寬甸滿族自治縣紅石鎮西下窪子後山遺址進行考古調查時,于當地群衆手中見到一面銅鏡,鏡體已殘。

當時根據其上“家常富貴”四字銘文及其銅質來判斷,初步定爲遼金時期所制。

近日,筆者整理《丹東市不可移動文物名錄》,再次見到了銅鏡的照片,本著追本溯源的目的,現從紋飾、工藝、曆史成因等幾方面進行闡述,以期在現有相對年代的基礎上,探究其産生的絕對年代。

銅鏡出土地,位于紅石鎮腰嶺子村七組西下窪子後山的東側緩坡台地上,現爲村民姜慧喜家耕地。

十幾年前,姜慧喜在此耕種時從地裏挖出這面銅鏡。銅鏡直徑11厘米、厚0.3厘米。背面正中央有一圓鈕,圓鈕周圍飾有一圈連弧紋,內區爲隸書鑄“家常富貴”四字,字與字之間用四個柿蒂紋圖案間隔開來,左側邊緣部分已殘缺。

該鏡爲仿漢鏡,采用翻模鑄造。漢代銅鏡是繼戰國以後又一次大的發展,具有很高的藝術性和裝飾性。漢代政府設立專門機構管理銅鏡的制作,所産銅鏡在當時的銅器工藝生産中,所占的比例最大。而且式樣豐富,做工精巧。

早期鏡體偏平薄,中晚期鏡體則趨向厚重,紋飾精美,深受人們的喜愛。因此也成爲以後曆朝各代鑄造銅鏡爭先模仿的對象。

以此相較,西下窪子後山遺址出土的銅鏡,銅質青中泛黃,紋飾做工粗率,更具有遼金時期的金代特點。

同時可以借鑒的有旅順博物館藏金代“家常富貴”銘文鏡、黑龍江省民族博物館藏金代“家常富貴”銘文鏡、黑龍江省阿城市出土的金代“家常富貴”銘文鏡、河北宣化發現的金代窖藏中的“家常富貴”銘文鏡等,足可證明此類銅鏡在金代是很流行的。

至于銅鏡鑄造的具體時間,從金軍進攻和占領鴨綠江中下遊地區的時間推移來看,其上限當不會超過收國元年(公元1115年)十一月。

該鏡雖爲金代所鑄,但卻沒有像同時期的其他銅鏡一樣錾有邊刻,這可能與當時的曆史背景有很大關聯。

自金章宗繼位以後,政治日益腐敗,水旱災日益嚴重,大批耕地被淹沒,農村經濟受到很大的損失。再加上對外連年征戰,官府軍費開支與日俱增,財政出現“所入不充所出”的地步。

“自始而後,國虛民貧,經用不足,轉以交鈔愚百姓,而法又不常,世宗之業衰焉。”大定二十九年(公元1189年),罷鑄銅錢,大量發行交鈔。于是交鈔流通阻滯,交鈔的價格日落的局面開始發生,達到了“萬貫唯易一餅”,“交鈔一十貫,不抵錢十文”的地步。

由于錢貴,交鈔賤,致使人們注重銅錢,出現得錢則珍藏的局面。同時金代銅礦非常稀缺,鑄幣缺銅,爲禁止民間銷銅爲器,在金世宗大定十一年(公元1171年)二月下令:“禁私鑄銅鏡,舊有銅器悉送官,給其值之半。”交鈔貶值,銅錢也貶值,銅錢流通還不及銅值錢,于是民間開始大量積錢,藏于地下或銷錢做銅鏡,由于政府明令禁止私自鑄造銅鏡,所以爲障官府耳目,民間多作仿鏡,“托爲舊物”。

此外,從銅鏡出土地的周邊環境來看,西下窪子後山遺址(腰嶺子村七組)處于官道溝南部的西側緩坡台地,毗鄰鴨綠江水頭。此處山清水秀,風景宜人,溝谷寬闊平緩,易于車馬通行。

據《寬甸地名志》記載:官道溝,“舊爲唐通渤海貢道的陸路要沖”。從多年的考古調查來看,與官道溝東面相鄰的小荒溝白菜地邊牆址曾出土過三把金代鐵鍬。西面相鄰的雁脖溝,在2005年的早期長城考古調查中曾發現有四道邊壕(年代尚無法確定)。

此次西下窪子遺址又發現金代“家常富貴”銘文鏡,種種迹象表明,這一區域的曆史和文化在鴨綠江文明的孕育和發展脈絡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值得我們進一步研究和探討。

“家常富貴”吉祥語從漢代開始即在銅鏡銘文中使用,並延續至金代。由于承載了古代人民的祝福和寄托,因此才備受後人的青睐和推崇。

由此可見,無論社會如何進步,時代如何發展,人類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始終如一。

编辑: 刘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