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孫守濤:以詩之名
记者  周晓明 丹東新聞网 2021-02-01 09:24:50

人物簡介:

孫守濤,1945年生,山東濟南市章丘區人,教育工作者,遼甯省作家協會會員。有詩歌發表于《詩刊》《星星》《詩歌月刊》《詩潮》《綠風》《滿族文學》等刊物。

?

詩集由來

2021年1月,孫守濤的第三本詩集《邊地詩》正式出版,這既是他爲自己准備的76歲生日禮物,也是十年來詩歌創作的一次小結。

在孫守濤看來,相比于20年出版的第一部詩集,《邊地詩》更加精練和沈穩。“自己不滿意的作品堅決拿掉。”經過近兩年的篩選和打磨,共有222首詩選入詩集,分爲“長城”、“關外的風”、“故鄉”等9個專輯。而這之中,有三分之一曾發表在《詩刊》《星星》《詩潮》《綠風》等國內較有分量的詩歌雜志。

因該詩集中的大部分作品以“邊塞之地”爲主題而得名。孫守濤在“後記”裏寫道:“邊塞詩在中國文學史上留下濃墨重彩,也在我的心靈打上深深烙印,並且反複鍛打著我的文學夢。”

其實,孫守濤關于“邊塞詩”的創作可以向更早的時間追溯。2007年11月,在市文聯和市作協舉辦的孫守濤詩集《風念經》研討會上,詩人黃文科提出了“東部新邊塞詩”的概念。在他看來,孫守濤的作品正具備東部新邊塞詩的美學特征。爲此,在這次研討會上,黃文科還重點闡釋了東部新邊塞詩的生成背景和所形成的藝術特色。隨後不久,在這次研討的基礎上,黃文科的詩評文章《東部:新邊塞詩因誰而開啓——孫守濤新邊塞詩創作的藝術梳理》發表。

彼時,孫守濤的詩歌創作只是呈現出東部新邊塞詩的趨勢性,詩集《風念經》中東部新邊塞詩比重較小,黃文科也婉言其“對東部新邊塞詩的面貌呈現並不充分”。但其評價和褒獎,對孫守濤此後的“邊塞詩”創作産生了一種極大的鼓舞作用。于是,在十多年後,當詩集《邊地詩》呈現在廣大讀者面前時,我們不難發現,孫守濤的東部新邊塞詩的特征更加明顯,並具有一定代表性。

本土價值

“我認爲詩歌創作者應該從過于強調自我,轉而樹立正確的詩歌主體意識,寫出有積極意義、催人奮進、感人肺腑的詩篇。”

在當下詩歌創作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大背景下,孫守濤形成了自己的詩學觀。他認爲,中國的詩歌應該是中國式的寫作,應該是《詩經》《楚辭》唐詩宋詞和民歌的集萃延伸。

“詩歌應該有金屬的質感和響聲,應該有國畫、油畫般的畫面感。”多年來,孫守濤堅守這樣的創作原則:詩歌有詩味,有技巧,有繞梁三日的回音。詩歌應該是大詩,大如荒漠、草原,應該有長城般的崛起……

無疑,這樣的詩學觀,爲孫守濤邊塞詩創作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所以,縱觀整部詩集,東北特有的山脈、草原、海洋和邊境風光,或優美的,或蒼涼的,都成爲其創作的一個又一個源泉。

更爲難得的是,孫守濤還把自己對丹東特有的曆史和戰爭遺迹的探訪,融入詩歌的創作中,爲東部新邊塞詩增添了更加有說服力的注腳。

比如,在那首《鄧世昌墓前》,孫守濤“心潮澎湃”,回望120多年前的甲午海戰,內心深處是“甲午恥,猶未雪”,現如今,“高聳的墓碑是引航的燈塔”。

再比如,在那首《清明,祭掃五龍背志願軍無名烈士墓》中,他“登上一級級石階,回眸便是半個世紀”,墓碑雖然無名,但“他們的名字,就是大地顔色,是紅旗獵獵之聲”。

在對《邊地詩》細讀後我們還會發現,孫守濤還以現代詩歌的形式對丹東曆史遺迹進行了個性化解讀,從而更加精確地對“邊地”這一概念和“新邊塞詩”進行了命名。

中國古代,尤其是唐代邊塞詩所描述的大多爲西北邊塞風光,作爲的東北邊塞的丹東,在曆史上又是怎樣的存在呢?明代始于鴨綠江邊的老邊牆(長城)、寬甸六堡、江沿台堡等,都成爲孫守濤詩中的主角。

編者使命

如果說,《邊地詩》創作是孫守濤退休生活的一個縮影,那麽,《邊塞詩刊》公衆號的編輯工作,則是他生活的全部。

2005年退休時,正值互聯網上論壇、博客興起,一向甘于“與年輕人爲伍”的孫守濤,立刻投入其中。每天在博客上發表詩歌新作、在攝影論壇上發布隨拍作品,讓孫守濤在剛退休的日子裏樂此不疲。

那段時間,很多詩友都羨慕他:“孫老師是詩人中攝影最厲害的。”

其實,這種誇贊並不虛假,因爲孫守濤每每通過博客發表詩歌作品時,都會配上一幅與主題相關的攝影作品。

他自己也戲言:“每一次探訪都是‘一箭雙雕’,既要寫一首好詩,也要出一張好片。”

而在那些攝影愛好者群體中,羨慕孫守濤的人就更多了,在他們看來,“孫老師的攝影作品被賦予了文學內涵,比別人的更有意義。”

就這樣一拍一寫,退休生活不知不覺過去了十年。隨著論壇和博客的沒落,孫守濤發現了更爲大家關注的平台——微信公衆號,于是他決定創辦公衆號詩刊,《邊塞詩刊》應運而生。

2016年6月6日,公衆號《邊塞詩刊》正式創建,孫守濤集編輯、版式、美工于一身,真正做到了“從零開始”。

即使是現在,當我們打開《邊塞詩刊》公衆號,也很難與一位76歲的老人聯系在一起。

一位詩友曾這樣評價:“單從版式風格和圖片選擇上看,編輯的想法都是很前衛的。”

近5年來,《邊塞詩刊》共發刊2100余期,按每期最低發表5首詩歌計算,如今已經刊發詩歌一萬余首。其中,既有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國內一線詩人的作品,也有省市級作家協會會員的作品,而《邊塞詩刊》更多的是爲詩歌新人提供了發表平台。

從詩歌作者到編者,孫守濤的樂趣在于對詩歌熱愛和執著;而對于一位76歲的老人來說,《邊地詩》和《邊塞詩刊》的意義,則彰顯了一位詩人的信仰。

(本版照片均爲資料圖)

?
编辑: 刘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