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內樂,簡約不簡單
记者  王梦露 丹東新聞网 2019-11-26 15:14:36

每月一場,主題各異;室內演出,座無虛席……今年4月以來,由丹東市黨群服務中心、丹東市文聯主辦,丹東市音樂家協會承辦的丹東市“鴨綠江之聲”室內樂系列音樂會已經先後舉辦4場,共計吸引了1200多名聽衆到場觀看。8月19日,記者從市音協了解到,繼沈陽之後,丹東目前已成爲全省第二個系統開展公益性室內樂系列音樂會的城市。本月29日,新一期室內樂音樂會又將啓動,屆時,來自阜新市音樂家協會的演出人員將來到丹東,爲我市觀衆奉獻又一場室內樂視聽盛宴。

作爲起源于意大利、20世紀初傳入我國的一種音樂表演形式,許多丹東藝術愛好者和聽衆對室內樂的感受相對陌生。演出規模小、被稱爲“家庭式”演奏的室內樂,其存在的意義在于什麽?對推廣丹東本土群衆藝術、帶動丹東音樂事業發展將起到怎樣的影響和作用?

鏈接:室內樂,原意指在房間裏演奏的“家庭式”的音樂,後引申爲在比較小的場所演奏的音樂。現在指由一件或幾件樂器演奏的小型器樂曲,主要指重奏曲和小型器樂合奏曲,區別于大型管弦樂。

丹東市群星合唱團參加系列音樂會第4場演出。

室內樂,規模小品質不輸

“表面上看,室內樂表演不需要大的場地,對舞台、演出設備要求也不高,但規模小是小,對演出內容和演職人員專業要求可一點兒不低。”市音協副主席、室內樂系列音樂會活動負責人孫妍喬介紹。

據了解,相比演出周期長、演員陣容大、費用多的大型交響樂表演,室內樂更像一場表演者和觀衆的“親密接觸”:室內樂一般只需要三四百平方米以內的音樂廳,觀衆控制在300人以內;歌唱演員一般不配備麥克風,使歌聲以原聲狀態直接呈現給觀衆;樂器數量一件到幾件,演出曲目則沒有特別要求,通俗、古典、民族等種類均可。

在孫妍喬看來,室內樂存在的意義在于,離開了各類美化設備,真實展現出樂器演奏者、歌唱家的專業水平;與表演者近距離接觸,聆聽樂器和人的原聲,淡化了美化和修飾,更是對在場觀衆藝術欣賞能力的一種挑戰。而經曆了這樣一種新穎、獨特的演出形式,將大大提高演奏者的藝術修養和現場配合能力,克服一些專業表演者的怯場情緒。長此以往,我市音樂領域將培養出一批專業實力和演出能力過硬的高素質人才,助力我市音樂藝術事業的長久發展。

8年來,省音協致力于室內樂系列音樂會演出,共計完成100場,這爲孫妍喬和同事注入了極大的信心和動力。今年年初,省音協爲我市音協開展活動提供人才支援和專業指導,加之丹東市老幹部活動中心積極提供場地,才有了我市室內樂系列音樂會活動的誕生。

我市青年歌唱家張媛媛在系列音樂會第3場獻唱。

專業業余攜手助力室內樂推廣

據了解,今年4月以來,市音協已堅持舉辦了4場室內樂系列音樂會,除了首場邀請省音協組織前來的青年古筝演奏家陳窈和青年鋼琴家付甯爲我市音樂愛好者演奏我國傳統民樂和古典音樂外,余下3場演出的表演者均是出身丹東、名揚省內外甚至國內外的青年藝術家和表現活躍的本土民間藝術愛好者。

我市一批專業藝術家和表演者的加入,成爲了弘揚我市室內樂藝術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小提琴和鋼琴”主題邀請到青年小提琴演奏家郝荻森、與郎朗同台演出過的青年鋼琴家于開明,“獻禮七一”主題出演的我市青年歌唱家張媛媛,第四場合唱主題則由多次在國家級和省級比賽中獲獎的丹東市群星合唱團完成。

助力室內樂推廣,民間力量同樣不可小觑。今年11月8日,作爲我市自發組織、專門從事室內樂訓練、參加公益演出的民間樂團——九月室內樂團即將迎來建團12周年。8月20日中午,團長孔慶玉受訪時表示,配合建團日,他們的樂團計劃參加今年系列音樂會11月的演出。樂團演奏員最初組建時有9人,目前擴充到12人,其中很多人退休前就職于丹東歌舞團,演奏長笛等西洋樂器,形式以二重奏、三重奏、四重奏等爲主,多年來致力于普及推廣室內樂,多次到高校、機關、學校等單位進行公益演出。“我們的成員相對固定,並且專業性有保證,我想這個是團隊能夠發展到今天的一個重要因素,我們也將繼續堅持室內樂宣傳推廣,希望讓更多丹東市民了解到這種一度少爲人知的藝術表演形式。”孔慶玉說。

九月室內樂團部分團員正在排練。

我市室內樂發展需克服“短板”

近年來,我市群衆文藝團隊數量迅速增長。據不完全統計,僅振興區、元寶區、振安區登記在冊的群衆文藝團隊就有近400支。既然我市群衆藝術氛圍濃厚,藝術愛好者衆,那麽能否發展更多的室內樂團體,爲我市優秀藝術人才培養添磚加瓦?

孫妍喬認爲,機會是有的,關鍵在于由民間自發組建室內樂表演團隊,還需克服最重要的“短板”,即“專業性培養”。

記者了解到,由于計劃將此項室內樂系列音樂會作爲長期項目持續下去,爲保證其專業品質,每場演出開始前三到四個月,市音協就開始物色演出人員,並協助其選擇合適曲目,要求其提前進行集中排練。系列演出演員必須是從事本專業的精英人才,音協提供機會使其充分鍛煉專業能力。

而相對地,缺乏專業訓練和指導、僅從愛好角度出發的民間室內樂藝術團隊,成員大多未經藝術院校熏陶,沒有足夠的專業修養予以支撐,像九月這樣由丹東歌舞團、青少年宮等文化單位退休的演出人員組成的團隊還是少數。大多樂團熱情雖有,能力卻相對欠缺,演奏、演唱技巧停留在某一水平無法得到提升。要想真正通過擴大團隊的方式來擴展室內樂在我市的影響力,民間團隊依舊需要從專業性入手。

此外,場地缺乏也成爲制約我市室內樂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

孔慶玉介紹,樂團自2007年組建以來,頭10年雖然一直在團員提供的培訓班教室裏進行排練,但隨著合同到期,樂團也先後更換了3處排練場地,他們也渴望能有社會力量支援,提供固定場所,並適當改善排練場條件,如增加隔音設備等。在孔慶玉看來,固定場所好處有二:一是彩排、演出場所合二爲一,方便觀衆廣而告之;二是固定的、合適的排練廳,可以讓團員們配合起來更默契,保證排練和演出的質量。

孫妍喬坦言,少數民間團隊想發展室內樂,卻受制于沒有一個長期、固定的演出場地,雖然“鴨綠江之聲”系列音樂會獲得了老幹部活動中心場地支持,但場地條件遠遠不夠,牆面材料、面積都不達標,我市目前迫切需要更多相對正規的小型音樂廳,以滿足更多專業人士和民間團體的活動需要。

?

编辑: 刘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丹東新聞

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