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深深深幾許
记者  王梦露 丹東新聞网 2019-11-26 14:57:49

上月底,我市第八屆全民讀書節落下帷幕,其中,市圖書館與市新華書店合作推出的第三屆“你選書,我買單”活動,以親民惠民的方式,點燃了衆多讀者的參與熱情。據不完全統計,自今年4月活動開展以來,市圖書館圖書借閱量共計達到17000多本;市新華書店圖書借閱量達250多本,到市圖書館辦證來店借書的超過100人,相比往年都創造了新高。

然而,相比日益增長的借閱需求,“淺閱讀”“碎片化”的閱讀現象卻仍然存在;相比通俗小說、親子、養生類圖書,需要一定時間、精力研讀的人文社科類圖書往往遭到“冷遇”,購買或借閱的讀者少,借閱量相對較小。深閱讀離我們還有多遠?如何進行有針對性的深閱讀,將書中精華真正“內化于心”?近日,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了解。

在市新華書店,市民在教輔用書櫃台前閱讀。

讀者:做到“深閱讀”並不容易

7月16日晚,錦山大街一家書店內,讀者熙熙攘攘穿梭其中選購、閱讀圖書,一批新書和熱門圖書被擺放到了書店一進門最顯眼的位置上。在這些推薦書目中,小說類圖書占據了“大半江山”,遠遠超過曆史、社科、人物傳記類等。

37歲的王君帶著6歲的女兒在書店一個安靜的角落裏看繪本,自己手裏則草草翻閱著一本親子教育圖書。她告訴記者,她幾乎每周都會抽空帶女兒到書店,爲的就是讓女兒真正把書看進去;女兒一邊看,一邊會提出各種問題,她需要隨時解答,想靜靜地看會兒書幾乎是不可能的,回到家又要做家務、照顧老人,基本做不到深閱讀。她告訴記者,一本20多萬字的文學名著,看上幾個月都未必能看完,反之,期刊雜志、小說等等內容比較淺顯,書也讀了,也能吸收些知識,比較適合她這樣生活節奏快的人。

爲了強化對圖書內容的理解和體會,吸收知識,獲評今年讀書節“讀書達人”的王桂靜采取了多次借閱的辦法。過去一年,她共計借閱圖書100多本,多以文學名著等人文類圖書爲主。由于工作繁忙,王桂靜利用午休時間和回家休息期間讀書,借閱期到了就反複續借,直到把一本書吃透爲止。此外,爲了強化記憶,她組織單位同事互相傳看書籍、交流讀後感,通過傾聽同事們對同一本書的不同感受,加深和豐富對圖書內容的理解,“深讀的習慣是從自小養成的,可能是這樣才能堅持下來。”

市圖書館裏,讀者浏覽圖書。

書店、圖書館:推廣深閱讀面臨挑戰

7月17日上午,記者在市新華書店看到,雖然在一個多小時裏,僅在親子教育類、黨政讀物、工具書櫃台及養生專櫃前有讀者翻閱圖書,但大家看得很是認真專注。經理劉曉翠表示,今年讀書節以來,讀者借閱圖書已達250多本,相比前兩年已經有了顯著提升;由于書店加大了推薦的力度,新辦借閱證的讀者更是達到了100多人次。

記者了解到,因網絡書店低價銷售、手機閱讀、有聲讀物、電子圖書的盛行及體制機制等原因,市新華書店讀者群體正在大量流失,但也有一些新華書店的“忠粉”在不斷光顧。圖書零售與借閱方面多以科技類、少兒類、文化教育體育類、政治法律類、文學藝術類爲主。劉曉翠認爲,真正的深閱讀是以提升自身、獲取知識和能力爲目的,需要讀者反複閱讀、細心品讀圖書,並且需要多看經典,而因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相當一部分讀者沈迷于手機、微信閱讀,而難以靜下心來去享受深閱讀所帶來的影響和魅力,這對有效推動深閱讀影響很大。

面對讀者群的日益匮乏,新華書店對如何有效推廣深閱讀也做了一些嘗試,開展了有針對性的工作,以滿足不同層次讀者的需求。店內設立了圖書推薦專架,還建立了新華書店微信公衆號,不定期發布新書推薦、活動預告等信息,實現了讀者會員化,方便讀者更好更快地買到好書、讀到好書。

劉曉翠表示,爲擴大閱讀輻射區和讀者借閱量,以推廣讀者深閱讀質量,正值暑期,准備從少兒及家長群體入手,積極推廣精讀深讀行動。“時代在變,閱讀的載體和方式在變,讀者的需求在變。推廣深閱讀,對書店來說是一種挑戰。”

在市圖書館提供的《文獻外借冊次統計表》中記者看到,今年上半年,每月圖書外借冊次都達到5000本以上,多時可達到7000多本,但在借閱比重方面,文學藝術類占比接近80%,自然科學、哲學等書種占比則不到10%;借閱時長方面,每月僅有不到10%的讀者會選擇續借一次甚至多次,人物傳記、史書典籍借閱次數少、且很少存在反複借閱的情況。7月16日下午,圖書借閱部館員受訪時介紹,比如7月初以來,僅有兩位讀者先後借閱了超過600頁的《張居正傳記》以及《紅樓夢》(上下冊),要想深讀完這兩本著作,至少需要續借兩到三次;相比之下,少兒讀物續借情況還要多一些。

學者:深閱讀既要“讀進去”,也要“走出來”

面對由IP流量小說、各類聽書軟件等掀起的碎片化、淺閱讀風潮,推廣全民閱讀、促進讀者實現“深閱讀”具有怎樣的社會意義?針對不同種類的圖書,讀者如何合理安排閱讀方式和閱讀分量?

7月16日,遼東學院中文系教授、文化學者楊榮祥受訪時表示,推進全民閱讀關乎國人素質問題,推廣深閱讀,既要爲廣大讀者准備高品質的作品,讓其能夠“讀進去”,也要引導讀者樹立科學的閱讀理念,引導其“走出來”,擺脫錯誤意識。

相信許多讀者都會有這樣的感受:喜歡讀書,想讀書,但苦于沒有時間,更不會選擇。對此楊榮祥表示,既然閱讀時間少、讀書量少,那麽就應該“擇其優而讀”,即選擇經典來讀,而不是大海撈針。第一,可以選擇公認的文化經典,如唐詩宋詞,詩經楚辭,“四大名著”等;第二,選擇真正能夠鍛造人性、人格的書,如四書五經,論語等等,這些塑造民族性格和文化精神的傳統文化作品值得深讀;第三,選擇國外經典圖書,特別是曆史悠久、經過時間篩選過的,比如知名作家的名作(要注意有選擇,而不是全盤吸收)。

除了合理選擇深閱讀書種,樹立正確的閱讀意識也是必不可少的。楊榮祥認爲,看小說不是不好,小說、期刊雜志中也不乏一些較爲優秀的作品,但關鍵在于讀者讀書不能僅以追求娛樂爲目的,而是爲了提高思想品格、提高人格,進一步將其內化爲精神氣質。

人文社科類等需要讀者深度閱讀的書種之所以無法引起讀者興趣,首先是由于在我國曆史上,長達數千年的農業社會時期已經爲人們養成了一種務實的精神,做什麽有用,我們就會去做;日積月累,國人逐漸養成了一種功利性的讀書觀,需要了解什麽,才會去讀,覺得用不上,就不讀。特別是社科類圖書,其性質往往決定了一些讀者養成了“用不上,不必去讀”的意識,結果需要時才發現看不懂,書到用時方恨少。其次是,當今,無數年輕讀者看書“跟風”,比如莫言作品獲獎,便一窩蜂去買,根據電影票房、網絡平台流量選書看書,心理上沒有養成獨立攝取知識的意識。

“對普通讀者來說,讀書既要‘讀進去’,又要‘走出來’,出于不同的目的,就要選擇不同的讀書方式。”楊榮祥介紹,比如精讀,一生幾本足矣,需要將其“吃透”以塑造人格;通讀,即根據愛好選擇,了解知識,爭取拓展自己的知識面;浏覽,即按照需要搜索知識,用過即可,就比如一些暢銷IP小說,知道講的是什麽事兒即可,過度投入無疑浪費時間精力,不值得提倡。

?

编辑: 刘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丹東新聞

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