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篇:两座雕塑背后的丹東故事
记者  李楠楠 丹東新聞网 2019-11-26 14:55:01

凡来丹東旅遊者,少不了游览鸭绿江断桥;凡登上断桥的游客,都要在桥头的大型青铜雕塑“为了和平”前留影。沿着鸭绿江一路向上,在虎山长城景区也有着同样的场景——前来游览的人们争相在名为“虎踞龙盘”的花岗岩雕塑前打卡拍照。

殊不知,這兩座雕塑出自著名雕塑家、魯迅美術學院雕塑系教授陳繩正之手。兩座雕塑的每個細節都講述著丹東的城市精神,也呈現出陳繩正的藝術創作和對丹東這座英雄城市的獨特情感。

陳繩正,1935年生于浙江,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雕塑學會會員。1952年從上海考入東北魯迅文藝學院美術部雕塑系,1956年畢業留校。1984——1993年任魯迅美術學院雕塑系副主任。曾參與毛主席紀念堂、沈陽市中山廣場毛主席雕像、丹東火車站毛主席雕像、鐵人王進喜雕像、深圳世界之窗雕塑等創作,是國務院城市雕塑授課人。50多年來,除擔任教學外,還創作了多件雕塑作品,分別建于遼甯、北京、黑龍江、吉林、甘肅、新疆、陝西、山東、福建、深圳,以及日本等地。

斷橋雕塑“爲了和平”

“爲志願軍塑像,是我多年的心願”

“這座雕像名爲‘爲了和平’,是根據1950年10月19日彭德懷率師過江的真實曆史、真實人物打造的。雕塑中一共有26位人物,代表了首批過江的26萬名志願軍將士……”7月9日,伴隨著斷橋工作人員的講解,不少遊客頻頻點頭,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敬意,紛紛走到雕塑前合影留念。

“我清楚地記得,雕塑運來是2006年8月的一天,那天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和曆史上彭德懷率部過江的那天一樣。”丹東斷橋旅遊有限公司總經理孫瑩說,2006年9月17日,這座以抗美援朝爲主題,以彭德懷爲中心人物的大型青銅雕塑“爲了和平”正式在鴨綠江斷橋落成。落成典禮上,近百名曾經在朝鮮戰場浴血奮戰的抗美援朝志願軍老英雄、老戰士齊唱“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他們望著雕塑的熱切眼神透露出他們心中澎湃的豪情。在人群中,這座雕塑的主創者、當時已經年逾古稀的著名雕塑家陳繩正也難掩心中的激動,眼泛淚光。

“把他們(志願軍)的形象永遠銘刻在史冊上,作爲一個雕塑家,這是不可推卸的曆史責任,也是我醞釀了數十載的夙願。”這是陳繩正在“爲了和平”創作手記中寫下的。

當陳繩正還在上海讀高中時,朝鮮戰場的消息就牽動著他和千萬青年學子的心。1952年,進入魯美學習後,雕塑系的師兄師姐們赴朝鮮戰場體驗生活後,創作了國內第一批表現志願軍生活的雕塑作品。那時,他就暗下決心,也要做出志願軍的雕像來。在此後的工作中,因爲種種原因始終沒能讓這一想法真正落實,也成了他的遺憾。

直到2005年,當時的市旅遊局副局長王學斌和鴨綠江斷橋公司副總經理王傑找到了陳繩正,希望在國內惟一的抗美援朝戰爭遺址——鴨綠江斷橋北端,爲中國人民志願軍建立一座紀念碑群像。“接受這項委托,我的心情是難以言表的,終于有機會實現醞釀了五十多年的夙願。”在創作手記中,陳繩正寫道。

接到任務後,陳繩正立刻和有關人員進行研討,確定了在這個特定的地點和環境中,將群像情節構思爲彭總率軍過江,構圖定爲橫向擺滿寬12米的橋面,前後兩排橫列的扛槍戰士齊步挺進。在橫列戰士的前面,布置彭德懷等三個人物雕像和一台吉普車,組成一個箭頭型。爲了渲染志願軍百萬將士排山倒海的磅礴氣勢,在構圖上部加上了飛舞翻卷的戰旗,營造出勢不可擋的激情。

26個人物都是誰?經過多番研究商定,除彭德懷外的25個人物全部以志願軍將士中的真實人物爲模特,也使得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更加真實鮮活、豐富生動。據孫瑩介紹,當時景區到抗美援朝紀念館等處尋找這26個人物的照片。“大部分都有照片,也有幾位沒有,就只好參照當時的畫像來進行雕塑。”由于嚴格忠于現實對象來塑造人物形象,大大拉開了形象的差距,避免了人物形象的概念化和雷同化,使雕塑遠看有宏偉的氣勢,近看又有個性鮮明的形象。

作品小樣在送到北京請幾位雕塑專家看後得到了一致稱贊,體現了當年在這座橋上,志願軍在彭總率領下“雄糾糾,氣昂昂”的出征氣概,雕塑的總體效果因爲特定地域、時間、人物原因,看後都有觸景生情之感。而雕塑最終選擇采用鋅青銅合成,也是因爲根據商周出土的青銅器驗證,如無人爲和自然破壞,能保存三千至五千年,表達了中華民族不會忘記志願軍英烈們的豐功偉績。

隨著吊裝和焊接,當雕塑完整地呈現在斷橋北端時,陳繩正俯視著橋下默默流淌的江水,撫摸著橋梁被炸斷的殘骸和鋼梁上的累累彈痕,內心百感交集,自豪和激動在老人的眼眸中閃爍。

爲虎山雕塑,再續丹東情緣

2007年秋,雕塑“虎踞龍盤”在虎山長城景區落成當天,栾德君(左一)和陳繩正(左二)在雕塑前留影。

在虎山景區內,矗立著一尊高大的雕塑,雕塑是由虎型山巒爲座,上方盤繞一條昂頭欲飛的龍,龍身鱗片逐漸演變爲長城的垛口。一位英雄一手托龍頭,一手指向身後剛出山的太陽,盡顯龍的傳人的陽剛。這座雕塑也是由陳繩正創作的。

“向陈教授表明意图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就接受了。”7月10日,时任丹东市鸭绿江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局长的栾德君回忆说,斷橋雕塑“爲了和平”落成后,相关领导提出虎山也应有一座雕塑。于是栾德君邀请陈绳正再次来丹,为虎山长城雕塑进行创作工作。

2006年秋天,栾德君向陳繩正詳細介紹了虎山長城的曆史,並提供了有關資料。長城是世界上時間和空間跨度最大的文物,是集中了全民族的智慧建造的維護國家統一的防禦工程,因此,雕塑既要充分表現堅韌不拔的民族特征,也要符合我們農耕民族的內斂特征;同時,虎山長城又是長城中最年輕的一段,是冷兵器時代防禦體系最科學最完整的防禦工程,要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由于虎山起自愛河,“愛”就是愛國家、愛百姓,虎山長城跨越的第一條河就是安平河,有“平安”和“和平”之意,這也是修長城的目的……這些不僅是虎山長城的曆史,也是雕塑所要表達的內容。

經過多次的實地考察,陳繩正和栾德君在多次研討中確定了雕塑的主題——虎踞龍盤。整個雕塑所塑造出的水、山、人、龍、日等造型渾然一體,突出了虎山長城是萬裏長城最東端起點這一重要地位,充分融入了丹東的獨特地域元素,也顯示出只有偉大的中華民族才能修建出這樣偉大的建築工程。

如何讓石頭說話,講好虎山長城的故事?在雕塑的尺寸設計上,確定了高度爲8.5米,暗示丹東境內的長城全場87華裏,未修複的部分長85華裏;雕塑寬爲3.6米,3表示中國曆史上有3個朝代的長城超過萬裏,也表示明長城是分三次修成。0.6代表明長城的長度約爲6000公裏;長爲10米,不僅代表虎山長城是冷兵器時代最科學最完美的和平之盾。從外形上看,“10”更像是一個人手裏拿著一把盾,有“化幹戈爲玉帛”的含義;雕塑由12層巨石砌成,代表虎山長城共修複了1200米。

雙方溝通好設計方案之後,陳繩正就回到沈陽開始打造1:1的泥稿。“我前後兩次到沈陽去,看到陳教授對雕塑的認真態度,確實讓人敬佩。”栾德君說,那時正是冬天,制作泥稿的場所是一個沒有取暖設施的倉庫,陳繩正親手綁鋼筋、抹泥,拿著小鏟一點兒一點兒地加工,雙手都凍得通紅。

泥稿制作完成後,在充分考慮到虎山的天氣和環境因素後,決定使用花崗岩來進行雕塑,更能體現長城厚重、沈穩的曆史文化。

2007年秋天,雕塑“虎踞龍盤”正式在虎山景區落成,立刻吸引了衆多遊客前來參觀。時至今日,這尊雕塑依然屹立在巍巍虎山腳下,成爲人們爭相觀賞的風景。

其實,陳繩正與丹東的情結遠不止此,丹東火車站廣場上的毛主席像也是由他參與創作的。栾德君回憶,陳繩正曾對他說:“能在丹東這麽多景點留下我的作品,我很自豪,也很感謝這座城市,希望還能有機會爲丹東塑造更多的雕塑作品。”

?
编辑: 刘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丹東新聞

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