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駐八河川
——記省商務廳駐寬甸八河川村第一書記臧建清
 丹東新聞网 2019-12-23 07:28:10

2018年初,省商務廳機關幹部臧建清來到大山深處的寬甸八河川鎮八河川村任第一書記,修路、找水、幫困,爲村民找到了適合當地發展的産業項目……

八河川村黨支部書記梁希來感概:“別看人家是省裏的幹部,打起背包在村裏一呆就是兩年,連退休的妻子也跟著搬過來,俺就服他撲下身子爲村民辦實事的認真勁……”

他把這裏當成“家”

在八河川村3組,有一處3間瓦房,這裏便是臧建清租住的家。臧建清和妻子在這裏一口鍋、一鋪炕,入鄉隨俗。“這幾天租房戶的取暖鍋爐壞了,晚上需要每兩小時起來往鍋爐加一些水。”52歲的臧建清說,他小時候也是在農村長大的,父親當年當過村幹部,炊煙、雞鳴及夏天雨水擊打房頂“咚咚”聲等,在這裏一切都那麽熟悉。

臧建清被選派進村工作時,一開始,家裏人都不同意。讓臧建清哭笑不得的是,老母親握著他的手說“孩子,你是不是犯了什麽錯誤了?”爲了說服家人,臧建清帶著愛人參加了省委組織部的派駐動員大會,還一起看了《馬向陽下鄉記》電視劇,妻子很受感動,當即表態支持丈夫的選擇。

在臧建清租住的偏廈子裏,停放著一台“小刀”牌電動車,這是省商務廳爲派駐幹部配備的。駐村後,臧建清從掌握第一手情況入手,騎著這台電動車在大山裏轉悠,全村11個村民組、數百戶,特別是老黨員、困難戶、低保家庭等,他幾乎挨家挨戶走。“那段時間,有大夥說我臉黑了、頭發亂了,我聽了,心裏真的高興。”臧建清說,當雙腳愈接近這塊土地時,他的心就愈發踏實。

有一次,退休的妻子劉玉華來村裏看臧建清,當看到他一天忙到晚有時睡涼炕、有時吃不上飯時,劉玉華心疼地掉了眼淚。爲了能讓丈夫安心工作,劉玉華回家簡單安排了一下,帶著行李和老臧一起住到了村裏。“愛人經常‘露一手’做幾道拿手菜,犒勞犒勞弟兄們。”臧建清說,他這個“家”還成爲了全鎮幾名派駐幹部經常研討的場所。

抓黨建聚合力

在臧建清眼裏,將村“兩委”班子攏在一起,發揮黨支部凝聚力和黨員的模範作用,這事可能比跑一些發展資金、要個項目還難、還重要。

八河川村面積達72平方公裏,由原羅圈夾村和馬鹿溝村合並而成,至今仍保留著這“兩個村”經濟單獨核算模式,這使村黨支部及村委會存在著支委村委成員間交流少、有隔閡及黨支部凝聚力不足。臧建清與村黨支部多次研究討論村工作的著力點、突破口,他確定了“抓好黨建引領,守住底線不添亂,當好參謀不越位,積極作爲謀發展”的工作思路。黨建方面,在規範落實“三會一課”等制度基礎上,堅持開展靈活多樣的黨日活動,適時召開村黨支部民主生活會,讓支委成員紅臉冒汗。

爭取支持開展黨建活動資金近萬元,村黨支部與遼甯三鑫建設集團支部結對子,召開村慶祝建黨97周年黨員大會。

爭取省交警總隊支持,爲這裏的孩子們捐贈價值約4萬元的300件反光馬甲和300個反光書包,解除了家長們對上下學交通安全的擔憂。

組織全村黨員赴鳳城大梨樹毛豐美幹部學校參觀學習,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活動。

活動開展起來,黨員模範作用也發揮出來。去年夏天,村裏組織開展環境整治,臧建清和普通黨員一樣,穿著水靴蹚水清理一些邊溝的陳年垃圾。在3組,他和村委成員屏著氣息將腐爛的一頭死豬擡出溝渠,並進行掩埋處理。

及時關照生活有困難的老黨員。5組張貴珍老人有43年黨齡,倆兒子一個患重病,另個兒子的妻子和孩子身體也不好。老人一直還住在茅草房裏,冬天四面漏風。張貴珍說,冬天水缸的水凍得用瓢砸都砸不開,都是用刀砍。了解這一情況後,臧建清和村委班子商量,雖然有兒子贍養,但綜合各方面情況,張貴珍符合建檔立卡戶扶貧對象條件。今年,村裏又爲張老太爭取到了危房改造資金,10月份,老人就住進了新家,現在屋裏炕上暖暖和和。

黨員管理敢較真。村裏有位黨員今年孩子考上了大學,想擺上幾桌慶賀,聽到反映後,臧建清找到了這名黨員,及時制止這起“升學宴”。

……

“現在辦啥事也有章法了。”臧建清說,如今八河川村黨員積極性慢慢被調動起來,黨支部凝聚力也強了。

百姓的事當作自已的事

“上級派我們駐村,就是幫助群衆解決困難和問題的。”臧建清說,村兒裏的、組兒裏的、地裏的、院兒裏的,都要盡心盡力去管去做;面兒裏的、背兒裏的、嘴裏的、心裏的,都要付出真心去換取。

介于小彎溝山與北股河之間,有幾個小堡子,是該村4組。過去,上級在北股河架了一座橋,解決了這裏的大部分村民出行難問題。但仍有靠最北側十來戶,因沒有通這座橋的路,需要蹚水過河或沿著崎岖的小路繞行。“過去不但農産品賣不出去,要是遇到有病有災的,車瞪眼過不去。”村民肖玉成說,臧書記來後,多次來這裏體驗出行,今年沿北股河壩體新修一段油路,再也不爲出行犯愁了。

爲了打通最後一公裏,臧建清多方聯系和爭取,在丹東交建集團支持下,明年還要按計劃修築和修複破損的村堡路6公裏左右。

前些年,全村11個組,有3個半組沒有吃上自來水,村民只能自家打井或到水泡子舀水用。臧建清爭取移民資金53.8萬元,山坡打井,新鋪設了8公裏左右的水管線,讓這裏百余戶村民徹底告別無自來水的曆史。

前幾天,1組村民周國平家養的5頭肥豬,趕上了好價錢,賣了4頭,宰殺了1頭,收入2萬元,賺了一把。1組組長王會發告訴記者,去年周家僅養3頭豬,今年春之所以增加養豬數,就仗著臧書記能幫他賣。

原來,去年國內一些地區發生疫情,豬肉市場萎靡,讓村裏的笨豬也跟著“中槍”,到了年底了,一些村民家裏的豬還沒賣出手。看在眼裏,臧建清決定做八河川笨豬的“代言人”,聯系沈陽、丹東等地的親戚朋友,向他們推銷八河川的笨豬。抓豬、殺豬、灌血腸,找當地動檢所檢疫,然後再裝車,他將一頭頭殺好的肥豬運到沈陽、丹東等地。“貧困戶家的豬,每斤價格必須比市場價高一元錢。”臧建清說,親戚朋友都很支持他,最後50余頭肥豬全部賣了出去。“像這樣賠錢賺吆喝的‘豬販子’,只要有機會還要做下去。”臧建清說。

“香菇書記”

“我每个月都回省城汇报驻村工作,由于经常谈起种香菇的事,同事们笑称我为‘香菇书记’。” 臧建清说,一年多的探索和实践,香菇产业已经成为八河川村的主导产业。

12月17日,記者走進位于該村3組的香菇産業集中連片區,8座現代化暖棚一字排開。呼一口氣,吐一團白霧,掀開棉簾,一股暖流撲面而來。“這裏面有20多度呢。”租種暖棚的八河川村2組村民張大姐告訴記者,棚內擺有1.6萬個香菇菌棒,菌棒一季能出6茬菇,現在出了4茬菇了,基本上把前期投入都收回來了,剩下的2茬就是淨賺的了。

臧建清說,去年村裏利用貧困戶新墾荒地試種過種植刺嫩芽,但刺嫩芽喜陰,只能在林下和房前屋後種點,形不成規模,這個項目後來就放棄了。

臧建清介紹說,八河川群山環抱,平均海拔700米以上,素有“寬北小高原”之稱,早晚溫差大,適合優質香菇的種植生産。這裏種香菇有五六十年曆史了,後來種植面積萎縮了,但部分群衆仍有著較豐富的種植經驗,發展香菇産業可謂得天獨厚。

在當地黨委政府的支持下,臧建清多方溝通和聯系,村裏爭取到省振興鄉村産業發展資金100萬元。結合商務工作特點和優勢,臧建清還前往河北、湖南、江蘇等多地考察,幫助參與企業找市場,幫助菇農找銷路,研究香菇産業發展,形成《八河川村香菇種植園區發展報告》,並與遼甯峪程菌業有限公司合作,一個由8棟標准化香菇大棚組成種植園區今年春落成,分別承包給了4戶菇農種植。

臧建清說,香菇産業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顯現在3個方面:村集體一舉摘下了空殼村的帽子,村裏通過發包香菇種植大棚,今年收租金6.3萬元,今後9年時間每年還可確保最低增加收入10萬元;承包戶能得到經濟實惠,擺放31.8萬袋香菇菌棒,每年可産香菇13萬公斤,按現在每公斤均價7.6元計算,扣掉各項成本,預計每個承包戶每年實現純收入可達4萬多元,整個園區將實現純利潤32萬多元;帶動了農村剩余勞力和貧困人口就業。半年來,村香菇種植園區共使用剩余勞力進棚擺棒、注水、揀菇等勞務數百人次,每年村民在這裏務工總收入在20萬元左右。同時,企業的標准化菌棒制做,讓以往屢禁不止的山林濫砍盜伐現象得到遏止。

臧建清说,明年村里将继续通过与峪程菌业公司合作以及菇农自建等模式,集中连片建与房前屋后建相结合,计划新建冷棚70个,预计新增香菇菌棒91万袋,有望实现年产值近800万元,真正把“小香菇”做成八河川村的大产业。记者 刁庆峰

编辑: 张忠双

相關新聞閱讀

丹東新聞

圖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