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资源饭” 盯上“生态财”
 丹東新聞网 2018-04-17 06:47:08

從吃“資源飯”到發“生態財”,寬甸振江鎮石柱子村的生態轉型之路,拉開了全鎮發展方式和發展方向變革的帷幕,也再次踐行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論斷。近日受訪時,這場變革的見證者、現年64歲的石柱子村三組村民杜恩寶,道出了自己的感受。

石柱子村礦産資源豐富,大大小小的礦場曾一度達七八家之多。十幾年前,杜恩寶在礦上打工,一天起碼有五六十元的收入,多的時候能掙上百八十元。“靠山靠地不如靠礦”,礦山效益好的那幾年,有這樣想法的村民不在少數。可是幾乎沒人會想到,開礦帶來可觀收入的同時,也讓石柱子村付出了生態環境惡化的巨大代價:曾經郁郁蔥蔥的山坡,被挖得千瘡百孔;曾經清澈見底的小河,流淌著洗礦的紅水黃水,再也尋不著魚蝦;茂盛的板栗園被钼鐵生産中排放的亞硫酸打蔫了葉子;村民出門需要戴口罩,牲畜飲水也成了問題,跟礦主的矛盾接連不斷……村黨支部書記陳希金等村幹部清醒地認識到,既要讓全體村民真正過上好日子,又要守住老祖宗留下的綠水青山,采礦這條路走不遠更走不通,必須尋找富民強村的長久之計。

“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産力。”“絕不能以犧牲生態環境爲代價換取經濟的一時發展。”來自黨中央的聲音振聾發聩,開啓了石柱子村乃至整個振江鎮發展方式和發展方向的變革之路。

隨著生態文明建設力度的不斷加大和礦産市場行情變化,石柱子村礦産企業陸續關停,許多像杜恩寶一樣的村民,一下子失去了主要生活來源。“地裏種玉米,山上種板栗,全家三口人一年收入也就一萬多元。”從礦上下崗那年,杜恩寶快60歲了,常年在充滿粉塵的環境下作業,他的肺功能嚴重受損,就連給板栗樹剪枝打藥這樣的活兒也幹得越來越吃力。就在杜恩寶對未來一籌莫展之際,村幹部找到他,讓他跟大家一起從事紅松嫁接産業。

原來,這些年來,石柱子村一直在尋找適合自身長遠發展的替代産業。他們采取“支部+協會+基地+農戶”的模式,幫助一部分村民鞏固擴大傳統柱參産業優勢的同時,選定了紅松嫁接這一綠色生態産業,黨員幹部一邊帶頭栽植、嫁接紅松,給大家“打樣兒”,一邊騎著摩托車挨家挨戶動員推廣。“發展紅松産業短期不能見到效益,但一旦産生收益便是長期、可持續的,往後你年年都能見到錢。”陳希金的話,讓杜恩寶有了信心。如今,杜恩寶家的板栗園全都改種了紅松,“現在一年收入能有五六萬元,而且紅松年頭越長結果越多,往後日子能更好”。

“替代産業走上正軌,必須趁熱打鐵。”陳希金說,再過幾年就進入了松塔豐收期,需要提早搶占、培育市場。爲此,石柱子村謀劃的農副産品加工廠正在建設中,預計今年7月投入使用。下一步,村裏准備把松子等農産品進行深加工,提高附加值。

“習近平總書記說了,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絕不是對立的,關鍵在人,關鍵在思路。”陳希金說。

而之于振江鎮,思路和觀念改變之後,是一次高起點的重新謀劃:將生態文明建設放在重要位置,樹立“生態立鎮、旅遊興鎮、産業富鎮”的新發展理念,明確了建設“柱參之鄉、大美振江”,建設紅松産業大鎮,建設邊境遊、休閑遊、自駕遊目的地的發展目標。

如今,石柱參、紅松嫁接、水沒地油菜花及小麥、生態旅遊已成爲振江鎮的主要産業。2017年,全鎮完成固定資産投資6740萬元,招商引資到位資金完成1.2億元,一般公共預算收入329.8萬元。“老百姓得到實惠,思想也跟著轉變,一些常年在外打工的村民回來發展産業了。”振江鎮相關負責人說,現在的振江鎮正在告別礦山經濟和環境汙染,生態文明建設和經濟發展齊頭並進,“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更多的綠水青山真正變爲金山銀山”。

记者 张丽娴

?

编辑: 崔家华

相關新聞閱讀

二維碼掃
關注官網微信
丹東新聞

圖片新聞